又到年关,你有没有脸回家?

通过现有报道和调查数据来看,农村大学毕业生群体有成为社会“夹心层”的趋势。据中国社科院2013年底发布的社会蓝皮分析,农村家庭普通本科毕业生就业最为困难,失业率达30.5%.农村大学毕业生“夹心层”特征主要表现为,他们在就业上面临“高不成、低不就”的窘境,在生活中同时面临在城市立足难和家庭期望压力下难以返乡的两难。他们在社会阶层结构中处于尴尬地位:这一群体有强烈的摆脱社会下层的动力,但又难有向上流动的机会。

这种“夹心层”的尴尬来自于多方面因素。首先,这是城乡教育不均衡的结果。大量数据显示,重点大学农村生源逐渐萎缩,农村大学生主要集中在二本、三本和专科院校,农村大学生的起跑线一开始就比较低。而结果是,农村大学生相对而言更难进入待遇较好、工作稳定的企事业单位,这又进一步加大了其向上流动的难度。

其次,农村大学生因缺乏社会资本更易遭遇跌入社会下层的风险。绝大多数农村大学毕业生来自于普通农家子弟,他们在城市并不掌握资金、信息、人际关系等社会资源,他们自毕业始就面临自食其力资助家庭的现实压力,还面临在城市成家立业的长远压力。

再次,在城乡二元结构下,教育几乎成为农村家庭改变命运的唯一途径。一些家庭几乎倾其所有,供一个孩子上大学,这使得绝大多数农村大学生无论是从亲人期待压力还是制度角度,都不具备返乡“退路”。无法在城市体面生活而返乡,是对家庭的巨大打击,这导致绝大多数农村大学毕业生宁愿在城市做“蚁族”也不愿回乡。

防止农村大学生成为社会“夹心层”已是一项紧迫的任务,相关部门出台了一些政策措施。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彻底破除城乡二元结构,哪一天农村大学生及其父辈不再把在城市体面生活当做梦想,可以在城乡之间自由流动,“没脸回家”的问题才能真正解决。

盘点过年“九大怕”

眼看就要过年了,在外漂泊的人迫不及待地收拾行囊,准备回家过年。近日,一则题为“80后过年九大怕”的帖子在网上疯传。过年回家怕什么,成为春节前的热点,不知道这“九大怕”,您害怕几个?

怕年终奖少

“辛苦工作一年了,单位发点年终奖,能让员工来年更有工作激情。”市民小马说,今年她们是否发年终奖现在还不清楚,“都快放假了,我看是悬了。本来打算拿着年终奖,带父母去外地旅游,今年看来不能指望了。”

也有不少网友拿了年终奖后,纷纷在网上晒出来,不少奇葩年终奖,确实让人很意外。网友“乔拧巴”说:“我们公司按生日发年终奖,真后悔没生在12月31日。”

怕春运

每年春运期间,“抢票”成为一场没有硝烟的战场。铁路、公路压力瞬间陡增。“今年年三十都不放假,只能买年初一凌晨的票了,前几天加入了抢票大战,结果最后抢到一张站票。”在泰安一家事业单位上班的小陈家在淄博,第一年工作就遇见这种事。

“春运火车上人这么多,上厕所也要排很长时间队,但是没办法,为了回家过年,只能挤火车了。”家在沈阳的陈先生,在泰安打工一年,在最后关头抢到了回家的火车票。

怕催婚

泰安小许是“80后”女孩,今年27岁的她,最怕家人“催婚”,长相俊俏又有稳定工作,就是没遇到心上人,她说,现在很享受单身的日子,但这可急坏了家人,安排相亲、催找对象,只要她一回家,各种“催婚”齐上阵,七大姑、八大姨各种介绍,实在招架不住。今年28岁的小高在网上发表状态调侃自己,“不是正在相亲,就是在去相亲的路上。”

怕问工资

又到年关,你有没有脸回家?

大咖的话

  • 奥巴马

    奥巴马

  • 张爱玲

    张爱玲

  • 孔子

    孔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