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龙网

叶灵凤:芳邻

2019-10-21 经典美文 经典美文
叶灵凤:芳邻:《白叶杂记》之二 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。玫瑰花园中劫后余生的我,近来除了读书和想实现梦中的事业以外,对于其他的一切差不多都灰了...

《白叶杂记》之二

“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”。玫瑰花园中劫后余生的我,近来除了读书和想实现梦中的事业以外,对于其他的一切差不多都灰了心。

有时在路上或坐在车中,瞥见两旁成阵掠过去的窈窕袅娜的身影,总不能引起我凝眸或回首的一顾。面对面呼吸着少女的温馨,我的心儿也同样如对了大理石的雕像,止然无动。

“好了,死了,成功了!我若是‘Thais’中的僧人,我大约总不会再堕到人间来吧?”在不多几时之前,我发现了我自己心怀的冷静,我便这样赞美着我自己。同时,我也感着了孤独的崇高。

然而,惭愧!惭愧!沙岸上的围墙,终不是百年的固业。近来竟因了微微的一点倾慕,我的心儿又舍了冰铁的宝座,站起来左右徘徊了。

这一个游丝般的引得我的心儿下宝座来徘徊的罪人,便是我新近遇到的一位芳邻。

在将近一月之前,因了小小的一点原故,我拖了一车子旧书,从安居数载的寓所里,送到C君这里来了。我的围墙的坍倒,便在我送来后的第二日,当我偶然将门推开时,看见从我门前飘然掠过了一个娉婷的人影。

这个娉婷的人儿,便是我现在所要讲到的芳邻。

我被这位芳邻引得撇去了我梦想的王国的原故,是因了她说话的声音。

我在此真惭愧我这支秃笔的无用,不能寻出恰当的词字,来形容这声音的奥妙!——清丽,婉转,如聆天启,如闻仙奏,这些人造的词句都是虚空,都不能道出这声音的高妙处的万一。

我现在只有一句话可以告诉你们。便是:像我这样的人也被引动了,你们也可略想得出这声音的力量——我是,曾经沧海,踏烂过千百朵玫瑰,历过万劫的英雄!

这声音里有酒精,这声音里有麻醉剂。听了这声音时,我情愿摔掉我的王冠,我不情愿聋去我的双耳。

我的芳邻有一位顽皮的弟弟,我每次听见她训责她弟弟的声音,我真情愿撇去我的一切,去化成一个小孩,站在她的面前,垂耳听教。

我要噎杀我檐下金丝笼里的黄莺,我要掷开我案上Keats’Nightingale的诗章,这些叫唤,比起我芳邻说话的声音,又值得什么呢?

在日暖风晴的上午,在灯明人静的黄昏,我摊开我心爱的书儿来曼声哦诵,不怕是凄凉的两当轩,不怕是哀艳的李后主,不怕是迷人的Naupassant,不怕是慑人的Zola,我只要一听见遥遥从邻室递过来她这说话的声音,我便只剩了两片嘴唇在这里对着书开闭,我的心儿已红晕着醉倒在她的声音前了。

我除了对自己以外,没有迷恋或崇拜过第二个偶像。然而现在对了这声音,我却让出我的圣殿了。

一直至现在,我始终没有勇气,当这位芳邻经过我的面前时,敢去抬起眼来望她一望。

叶灵凤:芳邻

文章评论

共有5条评论来说两句吧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