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龙网

改变,从一件用毅力打败体力的事开始

2019-10-09 励志文章 励志文章
改变,从一件用毅力打败体力的事开始:改变,从一件用毅力打败体力的事开始 文/老杨 我最近收到的读者留言里,出现很多这样的问题。 逃窜同学说,很厌烦现在的这种生活,早想改变一下,只是一直行动不起来。 硫克同...

改变,从一件用毅力打败体力的事开始

文/老杨

我最近收到的读者留言里,出现很多这样的问题。

逃窜同学说,“很厌烦现在的这种生活,早想改变一下,只是一直行动不起来。”

硫克同学说,“终日生活在工作,游戏,电影中,想要跳出这样的日子,有一个梦想是如此地遥远,不知如何去实现。”

微薄荷阳光同学说,“我也想和你一样做一个积极向上,依赖于自己的女孩子,可是总是找不到正确的方法,不知道要从哪里入手,每次告诉自己要努力,可是坚持不了几天就放弃了,也找不到当初努力的原因……”

改变究竟是一件有多困难的事呢? 我用整个大学四年都在验证着“改变”的不可实现性。回望那样的四年,我发誓从未见过自己这般糟糕的女生。和现在的勤奋相比,那时的我过着截然不同的生活,我超重,邋遢,堕落心强,缺乏对未来精美的计划。我羞于向人展示的寝室里,书桌上铺满了散落的文具和课本,上个星期的变质面包来不及扔掉,大敞开的电脑屏幕污迹斑斑,键盘缝隙里装满清晰可见的饼干渣,我的床铺上挤满毛绒玩具和化妆品,被褥在整个学期里有一半的时间懒得叠起,没有清洗的咖啡杯放在阳台上四个月差点培育出毒蘑菇。我经常逃课,把寝室里的美剧和日剧当做“我在自学啊”的安慰,靠一点小聪明用突击复习法把期末考试蒙混过关。我做事缺乏条理,忘记去图书馆还书欠出八十五块的罚款,永远把作业拖到最后一秒去完成,也时常把一些事情本末倒置。我渴望舞台却惧怕成为焦点,从来没有参与过什么社交活动,习惯一个人窝在寝室里和自己的坏情绪作伴。更可怕的事,我一直在不停地膨胀发胖,用火锅和烧烤消磨一个个寂寞的晚上,啤酒填满青春的迷茫与慌乱,导致每半年照片里的自己都要大上一个尺寸。每年一次的800米体育测验,我是唯一无法完成任务的女生,气喘吁吁装模作样地跑下200米就主动投降,理直气壮地和体育老师解释,“我身体不好,每次跑步心脏特别难受”……我的决心深厚,毅力单薄,总是在做一些持续性很差的事,比如突发奇想去操场上走10公里,却在第二天蜷在被子里边吃薯片边看一整天电视,还要在微乎其微的效果前委屈地抱怨,“为什么别人的改变看起来都毫不费力呢?!”

在那些最美好的日子里,我尽情地做梦也尽情地辜负自己,我想成为期末考试中的佼佼者,却连每个晚上两个钟头的自习也不肯坚持;我想穿着礼服在舞台的聚光灯下唱歌,却连报名参赛的申请表也不敢填一份;我想找一份牛逼企业的实习工作来做,却连份像样的简历都没准备过;我想成为纤细的美人,却从来不肯做一点流汗的运动;我想成为一个作家,却半个月也懒得动笔一次。我做了那么多徒劳的白日梦,却从来没成为梦想中的那个自己——事实上,我连一丁点儿机会都没有给自己。

毕业之后受到一次感情上的重创,犹如浑浊天空里的一道闪电,虽然痛彻心扉,可那道强光却把我的世界都劈亮了,让我除了忙着痛恨渣男,也渐渐发现发现,我在自我建设上的失败,程度比渣男的道德败坏还要严重,是我先背叛了自己,他才来背叛我。我一直活在这么多的问题里,迫切地需要一场改变,也情愿付出努力,期待自己成为好一点的人。我急功近利,恨不得在一夜之间就把所有的花毛病全部舍弃,软件硬件一个不落地统统升级完毕,而日积月累下来的惰性习惯,并不是非常容易就可以舍弃。

人们从一种堕落的生活中逃离,往往需要来自外界的强烈刺激,比如失恋,离异,亲朋好友的背叛和嘲讽,如此变故常常会令人衍生仇恨,以此去支撑一场动力十足的自我变革。可是即便再强烈的仇恨,也有烟消云散的那一天,当你的动力从熊熊大火变作奄奄一息的小火苗,就会意识到任何改变如果没有来自于内心坚定的意愿,通常都不会持久。西方有句着名的谚语, God helps those who help themselves,说的就是这个道理。

可是我必须说明,在最初改变的时候,我满脑子里想的都是复仇的计划,一段越想越气愤的感情,我心里分分秒秒在对自己讲,“他给我多少痛苦和委屈,我就要用这些为自己赢得多少光鲜。”那时在看的《致加西亚的信》中写道 “世界上再宏大的工程,也都可以分解成细小的具体事情,要想做成大事情,就必须把分解后的每一件小事情做好,所以任何事情都要从一开始做起,只有从一做起,才能做到二、做到三,才能最终成功……”对此我十分赞同,任何一次下定决心的改变,都要从一件看起来比较难的事开始,而为了给自己的改变寻找一个突破口,我决定,早起。

改变,从一件用毅力打败体力的事开始

文章评论

共有5条评论来说两句吧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