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龙网

多么不可救药的人生,也应该再抢救一下

2019-10-09 励志文章 励志文章
多么不可救药的人生,也应该再抢救一下:多么不可救药的人生,也应该再抢救一下 文/李月亮 01 小松是我大学同届同学,家境不好,母亲瘫痪多年,父亲蹬三轮养家。她读大学的费用完全自理,每个周末,我们窝在宿舍里睡...

多么不可救药的人生,也应该再抢救一下

文/李月亮

01

小松是我大学同届同学,家境不好,母亲瘫痪多年,父亲蹬三轮养家。她读大学的费用完全自理,每个周末,我们窝在宿舍里睡懒觉看美剧时,她端着盘子在超市做促销,从早九点站到晚九点。我们嘻嘻哈哈爬山逛街时,她奔波在一栋栋居民楼里发传单,一天爬五千个台阶。

2001年,小松准备考研。可就在考试前一个月,她父亲出事了——他超载的三轮车在紧急躲避一辆大货车时,翻到了沟里,父亲当场身亡,还撞伤了一个小女孩。

小松请了半个月假,回家给父亲办了丧事,又卖了房子赔偿女孩家,然后把不能自理的母亲接过来,在学校附近租了间小平房安顿下来,她放弃了考研,搬出宿舍,每天上课、找工作、照顾母亲,还坚持打着工。

很难想象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姑娘是怎么扛起这一切的。那阵子常见她下课后在食堂买了包子,骑着破自行车风驰电掣地往母亲那里赶,短发被风吹得乱七八糟,从背影完全看不出是个女孩子。

她最后留在我印象里的,就是那个凌乱而艰辛的背影。

02

而现在,小松已是一家玩具厂的老总。我们前不久见面,她穿着优雅小西装,妆容精致,样子跟当年判若两人,我费好大劲才把眼前的她和记忆里的那个姑娘联系在一起。

聊及往事,她告诉我,她遭遇的远不止我知道的那些。

原来她当年是有男朋友的,也是大学生,也是家境贫寒,俩人打工认识,约好了一起考研,但在小松接了母亲过来后,他去看了一次,随后就消失了。

当时也没手机,都是宿舍电话联系,他再也没接过小松的电话,没去过他们打工的超市。小松骑了一个小时自行车去学校找他,他楼都没下,托宿舍同学送了张纸条下来,说对不起,你就当没认识过我吧。小松揣着那张纸条往回骑,风挺大,眼泪流出来吹得满脸都是。

为了不让她妈察觉,快到家时,她找个公厕洗了把脸,拿袖子擦干了,见到妈妈时,又是神清气爽的一个人。

但小松妈已经觉得连累了孩子。有一次小松发现她在攒绳子,长的短的,攒了一堆,一小截一小截地接起来,藏在褥子底下——床头上有根横梁,傻子也能猜想她干什么。那天小松抱着她妈哭,说我没爸了,你还想让我没妈吗?她妈也哭,说小松我看你太苦了。

“当时我就想,我好好的一个人,有手有脚有脑子,难道还养不活我妈?”小松说。

第二天,她花170块钱买了套有生以来最贵的衣服,又理了个发,开始玩命找工作。她对工作的要求也简单:薪水高,不出差(因为要照顾妈妈)。至于公司规模、职业前景、工作强度什么的,她统统不在乎——对一个生存艰难的人来说,理想、未来、自我都是太飘渺的东西,她的当务之急是活下去。

然后她就进了一家只有5个人的小公司,一个人干仨人的活,领俩人的薪水,忙得焦头烂额,连毕业典礼都没能参加。

“那时候我看别的同学,都跟看神仙一样,太轻松悠闲了。”小松说,“但他们还是总抱怨工作累,领导差劲,加班太晚什么的,个个都说很郁闷,要崩溃了。我就说,这还是事儿吗,要换成我这样,你们还活不活了?”

“你不觉得苦吗?”

“苦啊,苦死了。但根本没心思抱怨,没时间崩溃,更没资格矫情,我得先保证我们娘俩活命。其实我不是意志特别强大的人,但人到了那一步,就得闷着头往前走。”

她接着说了一段我觉得特别好的话:

“困难太大的时候,就不能多想。好比你要爬一座特别高的山,绝不能在山脚下一直看山顶,那样你会觉得累死也上不去,就会泄气,会绝望。

要是这山你非爬不可,就别去想它有多高,先把脚下这步迈出去再说,先把眼前的困难解决掉再说,走一步困难就小一点。

我以前兼职发传单也是这样,要是总琢磨今天要爬五千个台阶,>>>> cssse.com <<<<,可能一出门就瘫了,但每次我都想,先上一层楼再说,再上一层再说,于是就这么一层一层爬上来了。”

一年后,小松终于缓过点气来,还清了助学贷款,和妈妈搬出平房,她自己也跳槽到另一家大点的玩具公司,一边竭力干好自己的活,一边悉心学习,每天上下班路上都在听行业大佬的讲座,晚上再累也要读40页书,有机会还帮其他部门的同事干活,跟他们取经。

又过了两年,她应聘到一家更大的玩具厂,一去就是中层,在那里认识了现在的老公,俩人做足了准备后一起辞职,开了自己的公司,慢慢发展起来,现在每年已经有上百万的利润,车子房子孩子也都有了,又雇了保姆专门照顾老妈,每天用轮椅推着她出门晒太阳。

多么不可救药的人生,也应该再抢救一下

文章评论

共有5条评论来说两句吧...